您的位置:

首页> 暴力虐待> 安徽保姆在上海 作者:上海宁

安徽保姆在上海 作者:上海宁
自  
     情色文学是一种独特的现象,它不仅仅提供的是肉慾的满足,而
    是给予人想像的意淫空间。
     看过的情色文章也不算少,有古典、科幻和改编之类。它吸引人
    之处,除离奇和变态以外,最重要的,就是真实。
 
第一章 失望的开始

  父母搬走了,到新买的住处。而我因为上班路途的原因留了下来。现在的房子
是一处老公寓,位于顶楼,一个楼面两户人家。
  我今年26岁,工作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至今仍没有女朋友。有时候也去去街
边的髮廊,但是就像你所知道的,上海这个地方管得特别紧,没什幺好玩的。
  在过了一个星期无聊的单身生活之后,我决定出去踫踫运气,正巧父母也回乡
下探亲,他们不可能来骚扰我了。
  星期六的下午,正好没事,我来到了附近的保姆介绍所。其实那里是一个挺混
乱的市场,很多乡下来的民工、女佣聚集在门口的空地上。为了省钱,也不进行登
记,宁愿在马路边守候僱主。
  在周围晃了几圈后,发现这里的人大多是从安徽来的,有三三两两成堆,也有
落单的。我事前打听过,现在雇一个保姆,包吃包住,每个月才400块,踫到没
有经验的还可以再少。
  在人群中,我发现一个穿花布衣服的小姑娘,看上去也就20出头的样子,左
手提一个旅行袋,肩膀上挎着包,从眼神看是刚刚来的。观察了一会,确定她没有
同伴之后,我取出眼睛戴上,走了上去。
  『小姑娘,来找工作的?』
  那姑娘吓了一跳,有些惊惧地看着我:『是。』
  『有登记吗?』我故意吓唬她。
  『还……还没有。』她以为我是介绍所的人。
  『别担心,我是来找保姆的。』我善意地对她笑了笑。
  『哦……那……你要我吗?』毕竟是刚出来的,还不太会说话。
  『哦?你会家务吗?』我慢悠悠地问道。
  『会的,在家做过。』她急急忙忙回答。一口安徽土话,像唱黄梅戏。
  我扫了她一眼,这个姑娘扎了条大孖辫,皮肤还算白,从手的样子可以看得出
做过事情。
  我朝她身上看去,花布衣服的里面是件黑色的羊毛衫。外地人都喜欢穿深色衣
服,因为那样耐髒。所幸的是,她的外衣有些显小,隐隐看出身体的轮廓。虽然年
纪不大,但胸部没有C也有B了。以前听说安徽的女人胸部丰满,也不见得有多大
嘛。但总得说起来,我还是比较满意的,毕竟胸部是我这个计划最重要的部分。
 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安,补充说:『大叔,您别看我个小,力气很大呢!』
  我扑哧笑出声来:『我们这里用的是管道煤气,哪里需要什幺力气?』
  她的脸通地就红了,样子很可爱。
  『我还要看看别的。』我故意刁难她。
  『大叔,您就选我吧,干得不好不要钱。』她有些急了:『那样把,您试用我
一个星期好吗?』
  也许是我的外表让她觉得很安全,也似乎她认準了我,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叔
的,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  『好吧,那跟我来。』
  我接过她的包,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,忙过来抢。
  『算了算了,小事情。』我招手拦了辆的士。
  在回家的路上,我知道她叫小兰,今年刚刚满20岁,从芜湖来的,和那个什
幺赵X的一个地方,那个明星我最讨厌了。上楼的时候,我特意看了她的胸部,可
惜都被外套挡住了,有些沮丧。不过她走路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扭的,很骚。
  我们谈好价钱是300块一个月,包吃住,年终根据表现再送红包,这是我自
己想出来的,好在小姑娘刚出来,也不知道规矩,反正给她一个希望总是好的。
  进屋以后,我习惯了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,换上家里穿的衣服。大概有10
00多块钱吧。
  我这个人不喜欢用钱包,出门向来带现金和信用卡。但是现在刷卡不是那幺容
易,所以现金还是比较多的。她盯住那些钱看了一会,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。我知
道在她家乡那里,这些钱够一家人的年底积蓄了,我无所谓地抽出两张一百的,递
给她说:『这个礼拜的买菜钱,不够再向我要,嗯……一个礼拜报一次帐吧。』
  她犹犹豫豫地接过钱,不知道放哪里好。
  『菜场就在新村口,出去就看到了。』我大约指了一个方向:『努。』
  一看时间,已经7点多了,胡乱弄了一些吃的,交代她一些日常的东西后,想
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没弄,明天要交给老闆了,就自己进房间了。
  等到活干完,已经晚上10点多了。我出门,见她躺在厅里沙发上,大概睡着
了。听到我的脚步声,赶紧爬起来。
  『先生,我睡着了。』她揉了揉眼睛。
  『东西理好了吗?』
  『好了。』
  『那你怎幺不睡?』
  『我……你没睡,我不太好睡。哦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』
  我又差点笑出来,她这个样子实在很可爱。
  想到自己的计划慢慢就要实现,我的小弟弟不禁蠢蠢欲动了。
  『我这里有个习惯,每天必须洗澡。』我把她领到卫生间,交代了洗髮水,香
皂和热水开关,『你管自己洗,我白天洗过,先睡了。洗完把龙头关好,煤气自动
会灭掉。』说完,我退出来,把卧室的门带上了。
  拿好东西后,我急忙把耳朵贴在门上,关上灯。
  等听到卫生间的门喀哒锁上,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。我轻轻开了卧室的门,看
见卫生间的气窗里映出的灯光,我把自己做的潜望镜伸到了视窗。
  在此前,我早已经把卫生间经过了改装。原本的浴室镜子,被我移到了门的侧
面,这样我就可以完全看到照镜子的人;气窗的玻璃也由原来的改成里单透镜,从
里面看是一面镜子,外面看却是玻璃,这样我就可以大胆地看个明白;最关键的一
点,我没有把淋浴的帘子拆掉,而是卡住,这样虽然有帘子,但完全没有用处,不
会引起疑心。
  果然,小兰进去以后,先看了看周围,确认门锁住后,才把衣服打开,里面还
有毛巾、内衣等等。
 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。
  小兰把外衣脱掉,露出里面黑色的羊毛衫,那对C罩乳房的形状完全暴露了。
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会,开始脱去毛衣,里面是一件褪色的内衣,厚厚的,像以前我
们以前中学时穿的运动衫,然后是乳罩。
  我心几乎要跳出来了,手伸进裤裆里抚摩那渐渐变大的小弟弟。
  小兰把手伸到背后,解开乳罩的扣子,哗的一下,乳罩从前面脱落了。
  那一刻,我几乎绝倒。那是一对连A都不到的小乳房,扁扁的压在胸口,乳头
的颜色有些深。更要命的是,乳房的上半部几乎没有肉,露出隐约的肋骨,只在乳
头的地方才有一些脂肪,微微地向下耷拉,使那对乳头没有翘起。
  『他妈的!』我骂了一声,小弟弟立即萎缩。
  小兰继续脱她的衣服,当看到她下体浓密的阴毛的时候,我再也没有兴趣了,
气呼呼地回房睡觉。
  真倒楣透了,我想,怎幺会是假的呢?怪不得上楼的时候乳房动也不动,原来
是乳罩的关係。本来上海的女孩子就是乳房小,我才改道找安徽的,现在踫到一个
更蹩脚的。
  我就在这样的被骗的愤怒中睡去了。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无精打采,面对一个像男人般身材的女人,还是安徽女人,
我真是没劲透了。过了一个星期,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,将她辞退了,临走还给了
200块钱。
  小兰很捨不得走,眼睛泪汪汪的。虽然她长得不错,可是,我实在……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